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粮情广角

从吃不饱到吃得科学

来源: 通州区商务局 发布时间:2018-12-18 字体:[ ]

民以食为天,粮食是一个国家的特殊战略物资,让百姓能吃饱饭是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的前提,也是国家稳定、社会和谐的保证。当前,我国早已解决了温饱问题。可是,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我国刚刚解放,百废待兴,加上劳动生产力低下,又连年遭受灾害,吃不饱的现象比比皆是,人们相遇时,“吃了吗”成为众人皆知的首要问候语。

我出生在通州区一城镇,由于父亲在上海工作,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抚养我们姐弟三人,常常过着吃不饱的日子。1969年,我三岁时,母亲无奈带着我们全家到三余乡安家落户,三余田多人少,生产的小麦、玉米、蚕豆、大豆、油菜等粮油基本可以自给自足,这也让我度过了一个幸福的童年。

在我的记忆里,每到收获粮食时,生产队都会把粮食堆在仓库前面的场地上,会计会按预估总产确定全队人均分配的数量,然后全队20多户人家按照一定顺序(可以按东到西,或者按西到东的所住顺序,也可以按抓阄顺序),根据每户的人头分粮食。那时,看着仓库场地上堆积如山的粮食,我和小伙伴们最是开心。尤其在分红薯、胡萝卜或者玉米时,我们可以明目张胆挑些红薯、胡萝卜,到河边洗一下,先品尝起来。有时在待分的粮堆里挑些嫩玉米到附近小伙伴家灶膛里烧烤,我们吃着玉米,看着彼此都是一片漆黑的嘴脸时,大家都相视而笑,感到很满足,因为那时能吃饱就是最大的幸福了。

不过,由于那时的三余地区不种水稻,一年到头尽吃粯子和玉米粉,我们这些小孩吃厌了。后来,母亲想办法用家里的玉米、黄豆等换了些米回来,但也不舍得每顿都煮纯米饭(即使比粳米差点的籼米饭也不能天天吃到),而是先用少量大米放在水里煮,在即将煮熟时,边往锅里掺进粯子或玉米粉,边用筷子或者两根竹子在锅里搅拌均匀,我们那时戏称为“粯子饭”或者“玉米稀饭”。有时有亲戚朋友来家里或者我们姐弟身体不好,母亲在锅里掺粯子和玉米粉时,故意不从最底下开始,这样在盛饭时,可以在锅底盛到相对纯些的米饭。从此后,每当看到母亲或者姐姐在煮麦饭时,我会吵着不要把锅底下的米掺进粯子,以图能吃到相对纯点的米饭。

因为长时间没有米饭吃,邻居有位大哥还闹了个小笑话。村小组里有位少妇的娘家有白事,让这位大哥骑自行车送其到娘家。由于那里平时也没有米吃,为了招待这位大哥,这位少妇的娘家人就用准备过年蒸糕的糯米煮饭招待他。这位大哥至少有半年没有吃到米饭了,加上旅途劳累,也不管菜的多少好差,一下吃了两大碗糯米饭。由于糯米不易消化,这位大哥回家后得了肠胃炎,三天未能好好进食,此事一直被我们当笑料在传播。

与此相反,家住原金西乡吴桥村的外婆家里,尽管每年都种植水稻和小麦,可是,由于人多田少,常常吃不饱。因此,我的一些堂舅舅们,常常起早骑上两个多小时自行车,带上近百斤舍不得吃的好粳米来到三余,以我家为“根据地”,换取更多的玉米、小麦、元麦等粮食,回家加工后与米一起煮成“粯子饭”“玉米粉饭”,以解决温饱难题,这也算是大家共渡温饱的“好”办法吧。

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,尤其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,我国粮食持续丰收,如今已经很少听说有人吃不饱饭的。取而代之的是即使贵点,也要买“南粳5055”“南粳9018”“南粳46”等好吃的米,有时还故意往米里掺些粯子和玉米粉,煮成新时期的“粯子饭”“玉米稀饭”。现在市场上的粯子和玉米粉比米还贵,据说这样吃对营养的吸收和身体的健康更有利,也更科学,真是今非昔比。

从吃不饱到吃得饱,再到从吃得好到吃得科学,反映了我国粮食生产取得巨大的成绩,我们的生活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用丰衣足食似乎也不够形容了,这也正是我国改革开放取得新成就的最好见证。凌华